张王网>教育>聂崇正︱陆鸿年先生的“一字评”

聂崇正︱陆鸿年先生的“一字评”

发布时间:2019-11-07 15:38:18 | 人气: 1007

在《故事会》第三集(中华书局,2018年1月)中,有一篇题为《陆鸿年和我认识的其他人》的文章,是专门写给陆鸿年先生(1919-1989)很少听说的各种事情的。

《逸闻轶事》第三集由中华书局于2018年1月出版。

陆鸿年先生是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的教授。20世纪50年代,他参与了山西省芮城县元代永乐宫道观道教壁画的复制和永乐宫道观的迁址(因三门峡水库建设)。20世纪60年代初,我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史系学习。1962年,在“三年困难时期”,我们班20多名学生在老师金伟诺先生(1924-2018)和李松涛先生的带领下,于5月中旬驱车来到北京西郊翠微山下的模范村。我们此行的任务是复制明代法海寺殿东西两面墙上的“梵天佛”,北墙上的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坐像,以及佛影墙后的“水月观音”壁画,留下一幅轮廓图。为此,国画系的陆鸿年先生应邀为艺术史系的学生做了一个关于中国古代壁画(主要是永乐宫壁画)的专题讲座。我曾经听陆鸿年先生的课并做笔记。陆鸿年先生以标准的北京风格和有条不紊的方式发表了演讲。

在学校,我们经常看到陆鸿年先生进出U形建筑。每次我们看到他,他都穿得笔直,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头油光发亮,这与其他老师的风格大不相同。

陆先生的着装让我想起了过去一些有趣的事件,这些事件描述如下:“文化大革命”期间,文化部的大部分人员被调到“57干校”进行劳动改造。当时,文化部、出版社、土坡口、红旗越剧团、金庸鞠萍剧团等分散的干部学校位于湖北省咸宁县(文化部的另一所干部学校位于河北省静海县)。其中,中国革命博物馆、中国历史博物馆、故宫博物院、北京图书馆、文物出版社、文物保护研究所都属于文物博物馆体系。因此,他们简称为“土包库”,干校的秩序是第二旅。在干校后期,人们的心已经分裂了。咸宁县武装部、咸宁县火车站、武汉军队和湖北军区邀请一些艺术类学生创作“繁荣”的场景。“吐蕃口”系统的范曾(当时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工作)和杨欣(当时在故宫工作)曾在咸宁县火车站画过。我(在故宫博物院工作)、姚发奎(当时在人民艺术出版社工作)、黄缇(在文物出版社工作)和孟繁昌(在北京科教电影制片厂工作)参加了县武装部“农业大寨”展览的筹备工作,他们都在县武装部的招待所里生活和吃饭。

县武装部离火车站不远。范曾和杨欣也不时参观武装部聊天。他们都是老同学,即使他们不是同学,他们也是“来自世界尽头的人”。因此,这个世界充满了无害的笑话。我不知道该对我上学时的一些过去说些什么。范曾说,他曾经参加的学生组织的“蒲健诗歌俱乐部”与姚中华、薛永年等人关系非常密切。他经常一起谈笑风生,偷偷对大学里的一些老师和学生发表“一句话评论”。一个词用来描述和评论一个人,其中提到了陆鸿年先生。他们对陆鸿年先生使用“粉色”一词发表了评论。经过思考,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非常生动和惊讶。在那个时代的氛围和审美标准下,“粉末”一词无论如何都是贬义的,即“油和粉末”的意思。

那时,他年轻,轻浮,无知,傲慢,有点调皮。现在考虑这件事确实不合适,但一开始似乎并没有多少恶意。与随后的“文化大革命”相比,它确实非常温和。

我不知道如何在闲聊中再谈“唐诗”。范曾指出了唐代与晚唐诗歌风格的区别,并举例说明了这一点。他摇摇头,脱口而出诗句:“风吹屁股,冷吸膀胱”。这是唐朝的景象。"木板边上的尿跑得很快,坑里的粪便落下得很晚."这是晚唐的韵,每个人都在吃饭。此外,在大声朗读的时候,范兄特别把“排”这个词念成了他脑海中的“宝”的声音。

当时,我只是觉得樊雄脱口而出是件好事。

几年后,我读了鲁浩先生的书《读图片和识字》(上海书店出版社,2012年5月,124页),其中有一节是关于“不配的大厅”,我引用了范曾兄弟演唱的上述诗句。然而,这两个文本略有不同,吸引了观众的微笑。

一个平易近人的人在凌霄·伊势的文章中引用了一个故事。三个人写了一首以“方便”为主题的诗。第一个人的诗是:“风吹屁股,冷空气进入膀胱。”这个人被称为唐云。虽然这对联直截了当,但它有盛唐的气氛,而且音调很高。第二个人喊着:“木板边上的尿流得很快,坑里的粪便落下得很晚。”“晚”最初被称为“多”,经过几轮审议后改为“晚”。对联虽然切题,但它的形体较差,有宋诗的风格。

起初,我以为这是范曾的原创作品,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即便如此,可以看出范兄有着丰富的狩猎书籍和良好的记忆力。据:凌霄·伊势散文是民国时期《国文周刊》的一个专栏。由徐凌霄和许伊势兄弟经营,连载八年,从1929年7月7日第6卷第26期到1937年7月19日第14卷第28期,共120万字。

《阅读图片与识字》,鲁浩著,上海书店出版社2012年5月出版

上海11选5投注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足球盘口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热门新闻

优选新闻